肉蓯蓉有自己獨特的生物進化歷程,新生代初期,它是古地中海沿海習見植物。進入文明社會后,經過千百萬年的適應,肉蓯蓉早已適應了我國西北干旱半干旱草原生態環境。并以草原風化殼寄生的基礎。
      從生物學的立場著眼,為了適應極度干旱、炎熱的生存環境,肉蓯蓉的葉片退化為鱗形乃是植物進化的必然結果,失去了分枝同樣是為了應對強風生存環境的產物。至于軀體富含水分形成肉質則是出于抵御干旱儲存水分的進化產物。形態雖然怪誕,但卻符合生物進化的規律。此外,所結出的種子極為細小,能夠被風吹散,這也是為了擴大種子傳播而做出的適應。除了地上部分外,它還有地下莖,其適應價值在于可以在初春少雨多風的季節里,在地下躲避強風的襲擾,以備在合適的條件下正常生長并開花結實。肉蓯蓉在夏末開花結實后干會空心枯萎,地下莖也一樣。不過。如果肉蓯蓉被采食來不及開花結實,那么地下莖生長須根部分在來年還可以重新萌發成植株,因而采食這種植物的地上部分不會影響到它的繁殖和種群規模擴大,而且也不懼怕其它動物采食。
      由于肉蓯蓉葉片小并呈麟形,植株體內葉綠素的擁有數量也極為有限,因而不能靠光合作用為生,而是通過它的須根從干旱草原的地表風化殼中吸取有機養料維持生命,因而它是一種典型的寄生性被子植物。

 

肉蓯蓉的生物學進化史

2019-10-28
0
网上真人赌钱麻将 闲来安徽麻将下载 网上打鱼输钱经历 欢乐谷棋牌游戏中心 意甲2018一2019年积分榜 南粤36选7开奖直播 麻将小游戏 在线玩 连码二九是什么 追光娱乐棋牌下载地址 上证指数实时行情 体彩赢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